仁怀市人民法院

http://renhuai.guizhoucourt.cn:80/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文化建设

文化信息

当前位置:首页>> 文化建设>> 文化信息

发布时间:2016-09-30    

    父亲的老家在一座山上,我总固执的说是父亲的老家,因为我是在山下出世的。山上仅一个村子,全村几十户人家房屋都稀疏的散落在一块块巴掌大的平地上。说是平地,只是坡度相对小点而已。父亲在山上读到小学三年级山下读完小学、中学后去了绥阳县,寄居在风华镇冰箱厂做工人的叔父家念完高中,回来后在山下做了老师并且安了家。

  对于自己的出生地,父亲有种割舍不断的感情,每年他都会选择一些天气晴朗的星期天,走两小时的山路回去看看。从我记事开始,父亲每次都带上我,说是磨练我,叫我不忘本。可惜我那时太小,体量不了父亲的苦心,至今都还清楚记得有次不愿意去被打的情景。    

  早上,启明星还未隐去,天地间是灰濛濛湿漉漉的一片。我们走出家门,踏着弯弯曲曲的田埂向南行半个多小时就到山脚了。倘若是站在家门口望,大山的形状像是一头卧着的牛;在山脚向上望,则只能见到半山以下裸露出地表的部份,不能见它的全貌。一条比乡村公路窄不了多少的山路从山脚蜿蜒而上,它是大山的动脉,山上人下山赶集,山下人上山砍柴都经它运载。我们却不走这条路。沿环山西流的小溪向里走,转一个弯,就看见一条隐隐约约的山路掩映在高及人膝的杂草丛里。听父亲说,这是我已故的曾祖父开的。——为了自己的孙子少耗些时间在上学的路上,当时年过半百的曾祖父用柴刀砍出了它。

  开始爬山了,我矮小,走得慢,走在前面;父亲走在后面随着我的步伐走。没有话语,只有山风吹动和我喘气的声音。父亲从来不背我,我累得走不动,就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,父亲则站着让我休息好了再走……这样走走停停的到了山口,映入眼帘的是满山翠绿,金黄的阳光涂在叶子上,闪闪发光;透过林隙,能看见自由啃草的牛羊和老家房屋的一角。

  到达家里,我跑去和牛羊交朋友,父亲帮着爷爷奶奶做活,挑水、砍柴、背苞谷什么都干。望着父亲劳动的背影,在我的心里,我觉得父亲是世上最坚强最勤劳的人,永远也不会老。

  童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,十五岁那年我离开家乡外出求学,之后分配到学校教书,2006年考入仁怀法院,像一只候鸟在家与学校、单位间飞来飞去。每次归来,也渐渐事多起来,很少时间呆在家里。这段时间里,家里的结构发生了变化,爷爷奶奶搬下山与父亲住在一起,老家的房屋卖给了一户罗姓人家。对于大山,父亲成为了一位彻底的外人,上山的时间和理由越来越少,但每年正月初一基本是固定的——上山去看看本家的长辈,给去世的曾祖父放鞭炮。

  最近的一次回到大山是今年农历初一,早上起床后,吃了汤圆,我们就开始出门,最兴奋的是我12岁的儿子。小家伙从7岁开始加入爬山大军,一年都没有落下。他一定不知道每年上山意味什么,像我当年一样,只是觉得山上什么都新奇,不过他比我出息的地方,是还没有不愿去被打的记录。

  车子开到山脚,停好,我们便准备上山。曾祖父开辟的小路现在估记已经长满野草无法找到痕迹,自从5年前我儿子第一次开始一起爬山,父亲担心路窄陡峭小孩行走困难,就走大家平常走的山路上山。开始爬山了,父亲走前,我走后;记不得从何时起,已经变成父亲走前,我走后,随着父亲的脚步前进。一路上父亲喘气的声音清晰可听,但只要他跑在最前面的孙子不说休息,他就一直走着,不急不慢,匀速前行。

  到达山口,我们穿上途中脱下的外套,停下来歇息,山风带着润润的感觉吹在脸上,说不出的舒服。父亲说“我才57岁走路都费力了,你曾祖父比我年纪还大时用柴刀开采了一条路……”顺着父亲的话我看向他,明显花白的头发因汗水蒸发散发着雾气,额头上还有黄豆大小的汗珠往下掉,他正用两个指头擦拭,汗渍粘在手上,经太阳光折射,闪发出绚丽的光彩。

  我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。17岁那年,我在仁怀师范上学,读朱自清的《背影》,浮想起的是父亲送我到师范报道的往事,当时我也觉得我父亲不漂亮不聪明,我进校时有人拖着皮箱入学,他却扛着专门找人做的大木箱在肩上,四处询问别人寝室在哪里,我觉得丢脸得很……朱自清为什么会看到自己父亲的背影哭?当时的我如何都不能明白,也不能体会。

  求学、工作、结婚、生子……一晃我自己孩子都已经12岁,我就没有仔细的看过父亲的背影,没注意他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。这么多年来,父亲在我心里还是年轻时的模样,但现实的是时间的刀一笔一画的刻在他脸上,真真实实,骗不了人;虽然家里玉米熟了都会给我打个电话,但自己感冒发烧之类的从来不说一句,就怕影响到我工作……我的眼泪最终流下来了。

  父亲不善言词,看到我定定的看着他流眼泪不知所措,擦汗的手都忘记放了下来,只是木木的看着我,想说什么又不知说什么,脸上满是暖暖的笑。

  任何言语其实都不需要,父亲早用自己的言行,给我上了人生最好的课,使我明白一个浅显但很多人一生或许都无法领悟的道理:一个人,无论你是达官贵族,还是寒门子弟,别人能给你的只能是路,走,却要靠自己。



【下一篇】  坚 守——法官工作随笔